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我的奇妙乱伦之旅 1-2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我的奇妙乱伦之旅 1-2
 第一章  「先生您好,飞机已经到达花城机场了。」温柔又公式化的声音把我从梦中拉了回来。醒过来才发现飞机上已经没有其他乘客,一位空姐正站在我的身边,拍打我的肩膀。  看来我又不知道什麽时候进入了昏迷,记忆开始清醒后来,我也想起了我坐飞机是来做什麽的。  我叫于欢,考上了花城的花城大学,离开学的时间还有一周,我这麽早赶来这里是为了我爷爷给我安排的另一个任务。  「欢欢,看这里!」一个三十三的少妇正在候机厅外挥舞着手中的牌子。  之所以我知道她的年龄,并不是我懂得看人,而是我确实的知道她的一些信息。  郭怡君,女,三十三岁,我一位已经去世的远房表哥的妻子。关于我的那个表哥,说起来了了就複杂了。  「嫂子好,没想到你本人看起来比照片上还要年轻。」我主动上前握住了她的手,又凉又软还很滑,我那表哥也管着点家族里的资产,让自己的老婆保养的像是个二十岁的小姑娘也不是什麽难事,不过她的身材可比和我同龄的小姑娘要有料多了。一张鸭蛋小脸上有一双撩人的桃花眼,眉毛修的精致浓密,一张大嘴双唇饱满,皮肤白凈,脖颈修长。一米七八的个子有着一双大长腿,身穿着一件运动式的吊带背心把她的事业线挤的深不见底,下身是一条运动款的紧身长裤,腰臀曲线就好像是紧口的花瓶一样,大腿发达,屁股挺拔,而且我甚至可以看到她穿着的三角内裤的轮廓,我有点看不出这个女人的深浅。  「欢欢,你走这麽远行李都没带吗?」她忽闪着眼睛好奇的问我。  我这才一拍脑门恍然大悟:「我把行李落在飞机上了。」  机场的工作人员很是热情,帮我联系了一下就让我在门口等待行李送过来就好了。没等多久我就看到了在已经空无一人的出站长廊上我那熟悉的不听话的箱子,还有那个在努力驾驭它的那名空姐,好像就是在飞机上叫醒我的那一位。她的身材十分瘦弱,踩着双高跟鞋颤颤巍巍的拉着与她的力量不符的箱子,就连腿上的黑丝都不小心挂在了箱子的拉链上,撕拉一下露出了一大块白嫩的腿肉,看她的模样是典型的南方人,小脸没有巴掌大,五官倒是精致,小鼻子小嘴巴煞是可爱。当时我就想到一句诗,聘聘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眼看就要走到出口了,她的高跟鞋却踢在了箱子上,鞋跟被报销了,身子一歪就向前倒了过来。  我眼疾手快赶忙一步上前抱住了她,撞了个香玉满怀,就连她的吐气如兰我都嗅的清清楚楚。我一只手搂着她的后背,另一只手下意识的就摸上了她的小屁股,忍不住隔着裙子捏了一把,那裙子隔着丝袜的触感丝般柔顺,屁股也弹性十足。  「谢谢……」她或许是感受到了我那只不安分的手,挣扎着从我怀里爬了起来,干脆就把坏掉的鞋踢到一边,羞红着脸把行李箱交给了我,一瘸一拐的溜溜的就跑了,就连掉了东西都没有发现。  「董……淑……兰……」我捡起了她掉落的胸牌默默地记住了这个名字,上面还带着她的体温和体香,我当即就决定把这东西收藏起来。  表嫂她开着自己的红色小轿车,光行李箱就把后座都占满了,也不知道她买这麽小的汽车图个什麽。一路上我们聊着家常,也开始对对方有了资料以外的认识。聊到了关于家族的财产才知道我那懒逼表哥拿着钱都去炒房子,现在我表嫂的工作就是当个包租婆然后上交给家里面,不过我来了以后,她也就只能给我当个助手,毕竟我爷爷的观念既保守又死板,我也算是他的亲孙子,地位比不知道哪辈的远方表哥留下的女人要高到不知道那里去。每个月还要去挨家挨户收房租上交,可真是个幸福又痛苦的工作。  「欢欢,我们到家了。」表嫂突然打断了我的思路,指着路边的一座大厦说道:「这一座花城丽景大厦就是你表哥留下的所有东西了。」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那座设计感前卫时髦的大厦起码有20层楼高,我原本也就以为买下一个单元楼就不错了,看来我对家族的财产有着极大的认识偏差。这都要归功于从小爷爷就带着我住在乡下有关系,我只是听着閑言碎语自己有些大胆的关于家里的猜测,看来我还是太过保守了。  坐着电梯来到了顶层二十四楼,就是表嫂现在住的地方,她带着我大概的逛了逛,生怕我在家里迷了路,卧室、客厅、书房、厨房、健身房、洗衣房、洗手间、洗浴间。一圈逛下来我已经忘记了哪里是哪里,只觉得这些房门都是一模一样的没有什麽区别,好在我的卧室里面也有独立的洗漱间。  我在房间里休息了没多久,表嫂她就来敲门,要带我出去好好吃一顿来接风洗尘。这次她换了一身黑色的连体裙,下摆连膝盖都不到,腰间系着一条腰带把她姣好的身材都展现了出来,还穿上了一双薄透黑丝。这女人是要勾引我吗?我好奇起来。  和她一起走进了电梯里面就闻到了那股香水的味道,浓密又热烈,混合着多种气味,虽然说不出具体的感觉,但我闻了之后就感觉隐隐的一股热血充上了头。不大的空间里面她还特意的现在了我的侧前方把我逼在了角落里面。我的目光忍不住从她的脖颈、后背、腰间滑落到了她的丰满双臀上面。她还有意的在左右的轻轻扭动腰肢,双腿带着臀部来回的摩擦着,那双小腿也是优美笔直,脚腕纤细,在左脚腕上还有一个爱心的小纹身。  「哼……」她一声若有若无的轻笑,侧着脸偷偷的瞥了一眼正聚精会神的我,不知道心里有什麽鬼主意。  在来之前爷爷就提醒我要小心女人,难道就是暗指我表嫂吗?  上了她的车很快就到了一家附近的西餐店,里面複古的装潢和环境让我感觉和在购物广场的那种牛排快餐就有所不同。那边是以学生情侣居多,而这里感觉整体年龄都要大上一圈。  「你想吃什麽,我来帮你点吧?」表嫂看着我拿着不知道哪国文字的菜单发呆主动提议,探着身子让我看到了一片雪白,还有一点的粉嫩?她的里面是真空的吗?  思考这种问题直接让我的大脑宕机了,她微笑着把菜单从我手里抽了出来,叫来了服务员把餐给点完,目光就一直在我的身上来回打量。  「欢欢长的这麽帅气有没有谈过女朋友啊?」她突然问道。  「啊?家里家教比较严一直都是单身。」有我爷爷盯着,我要去敢谈恋爱被他知道怕不是三条腿都要被打断。  她继续追问道:「那你有没有想过想要找什麽样的女朋友?」  「我也不清楚喜欢什麽样的,随缘吧。」  「那你都上大学了,离开这麽远,你爷爷可管不到你了,你可以好好的享受享受生活,嫂子到时候也可以给你介绍介绍。」  说话的时候,服务员就来上菜了,帮我们一道一道的分进各自的餐盘里,还开了一瓶红酒。  拿着刀叉看着盘子里的那点菜品,我心里有句妈卖批不知道当不当讲。一口下去还不够塞牙的。  表嫂看到了猜到了我的心思就让服务员直接整盘端给了我。  「你长身体的时候多吃一些,不够再点。吃相不要这麽着急,多喝一点酒,别噎到了。这款甜甜的不醉人的。」我把蘸酱直接倒在了整盘烤猪肘肉上带着点缀上面的香草拿刀叉就拌了起来扣在了肉酱拌面条上面,她就在一边哭笑不得的端着酒杯看着我。  我这才反应过来她是想要和我碰杯,我也空出一只手来举起杯子:「干。」一仰脖就把那糖水都喝了个干凈。  「欢欢你的酒量还挺好呀。」她帮我又倒上了一杯:「以前在家里也经常喝酒吗?」  「没有,我以前都没有喝过,这酒甜甜的和饮料一样,挺好喝的。」吃的有些噎,我又干下去了一杯。  「你喜欢就好,慢慢喝,不要着急。」她热情地又帮我倒上。  一顿的酒足饭饱,在回家的路上,躺在车里我就有些昏昏欲睡,就觉得头上的血管跳动着嗡嗡的在响,全身也开始热起来,明明车里开着空调,我却还是烦躁的把衣领都敞开呼扇衣服想要让胸口降降温。  「欢欢。」她莫名其妙的喊了我一声。  「啊?怎麽了?」  「没事,别在车上睡着了,不然我可擡不动你。」她说道。  「嗯,能不能把空调开得再低一些,车上好热啊。」  灯光并不明亮,反而让我更清楚的看到了表嫂的模样,细小的皮肤纹路,反射微弱光亮的汗毛,随着流动空气颤抖的眼睫毛,在吞咽口水时候的喉部运动,呼吸间起起伏伏的诱人双峰,双腿上的黑丝摩擦的声响,爸高跟鞋放在一边赤脚踩在地毯上的双足,甚至是她呼吸间传来的红酒的果香和皮肤发散出的热量。  我好像是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一样,用与之前完全不同的视角打量着身边的女人。那身黑裙在我的眼中恍若无物,她的身体就这样赤裸的暴露在我的面前,毫无防备。我的身体甚至比意识先一步行动了起来,不知什麽时候手就摸在了她的大腿上面,光滑的皮肤下面是紧致的肌肉,带着一层脂肪在中间作为缓沖,不让人觉得肥腻也不会干枯。  这也是我和女人有这麽亲密的接触,更何况是这样的美女。我的胸口都随之一滞呼吸都停止了下来。我不知道我接下来该怎麽解释这样的出格行为,但是她先给了我答案。  「嗯……」一声酥到了骨子里的呻吟,她主动的握住了我那只不安分的手,让它向上走去,从裙子下面到了裙子里面,那里更加的柔软温暖。  有了她的默许,我也失去了理智,贴了上来凑在她的鬓角吸吮带着她的体温的空气。  「别着急,还没到家呢。」她撒娇的说道,身体也向我侧过来了一些,把脸颊送到了我的双唇上,更是用双腿夹住了我準备继续作案的手,我另一只手从她的腰后伸过半搂住了她,她的腰肢在我的怀里好像没有骨头一样。  回到了车库,我不想和她的身体分开,干脆就把她从驾驶座拦腰抱了起来,她也只是惊诧了片刻,就像一只温顺的猫鉆进我的怀里。  走进了电梯在这样狭小的密闭空间,我更加压抑不住自己的欲望,学着西方电影的样子,亲上了她的红唇,那一块软肉被我含进了嘴里,想要撕咬它却又舍不得用力,就变成了厮磨。她也主动的楼主了我的脖子,让我们的亲吻更加紧密难以分开。在电梯中的短短时间,我缺氧窒息好像已经死过了一次那样的漫长。  找不到她的卧室在哪里,干脆就她把丢在了餐桌上面,我则压在了他的身上,双手从裙子中四处游走,不知何时她解开了她的腰带我的手就从大腿一路向上握住了她的乳峰,那饱满又坚挺的地方。我越发的觉得体内有一股邪火无处发泄,只有和她的身体紧靠在一起才能缓解我的痛苦。  「哈呵——」她轻轻的把我推开深吸了一口空气,用低沈的嗓音在我耳边闻到:「想要更舒服一些吗?」  「嗯!」我把她紧勒在怀里用力的回答道。  「啊——你都要把姐姐勒死了,想要舒服的话,你知道要怎麽做吗?」她满满的帮我把上衣脱下来丢到一边,用舌尖在我的胸口打转,让我更加的瘙痒难耐。  「怎麽做?」我抱着她的脑袋被她舔的难受又不想把她推开,就只好保持着这样的姿势。  「哼哼——你以后的事情都要听我的,不要听那个老头子得了,你能做到吗。」她又含住了我的耳垂,说话时候的吐息全吹进了我的耳朵里面。  「我……都听你的。」不假思索的我就答应了她,再一次的她把压在了身下。  「那就好,只要你听姐姐的,姐姐就让你舒服。」她说着就把手伸进了我的裤子里面,握上了我的子孙根,那玩意立刻跳的像个兔子一样:「人不大东西倒是不小。」  「啊……」那温热的手握上来了以后我立刻就从本能中明白了我要怎麽做,抱着她蹦了起来,肉棒就在她的手中进进出出。没几下我的身体就不可控制的抽搐起来,一股强烈的尿意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全都尿在了她的手上,不同的事就是这尿一股一股的又粘又稠,断断续续的尿了好久,内裤里全是黏黏糊糊的,贴在身上特别难受。  「年轻人精力就是旺盛。」她笑着把手抽了出来,展开的五指之间挂着白色的不明粘稠物,上面还带着腥臭的味道,她却毫不在乎的一样,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都舔了个干凈。  尿在她身上以后,我一下子没了力气,什麽都不想,就和她一齐躺在餐桌上抱在一起。就好像刚跑完了三公里一样的剧烈喘息着。  「快回去洗个澡换身干凈衣服,好好休息,不然明天有你难受的。」她推开我从桌子上下来对我嘱咐道。  「好。」我不假思索的就答应了下来,还沈浸在刚才的愉悦之中,不知不觉中睡了一觉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洗过澡以后躺在床上情绪激动的根本就睡不着。只要一闭眼就是表嫂在我身下的娇俏模样,身体也就莫名的烦躁起来。迷迷糊糊的到了快天亮才睡着。  第二天果然就起不来床了,全身无力就好像生过了一场大病一样,脑子里面就像有个榨汁机把昨天所有的记忆都搅的七零八落。一直折腾到了中午才实在渴的难受起床去找水喝。路过表嫂的房间就看到她的房门大开着。  她还穿着昨天晚上的那身衣服睡在床上,睡相极其难看,张着大嘴口水流了一滩,一只胳膊和一条腿从床上垂下来半个身子也吊在外面被身下的毯子兜着没有摔在地上,手里还握着支空啤酒瓶,地上也摆着五六瓶的样子,看来晚上她又没少喝,满屋子里都是酒气一整夜都没有散去。  看到这副模样,突然就对她兴趣全无。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我好心的上前去把她翻回了床上,省的她再真的从床上滚下,再帮她把她毯子盖好,就準备离开。没想到好死不死的她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连眼都没睁开就拉住了我的胳膊,一酒瓶拍在了我的脑门上,当即我就整个人都栽倒在了她身上,眼前一黑就什麽都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