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综合  »  主人,骚奴获得了一个可以穿越古今的肉畜係统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主人,骚奴获得了一个可以穿越古今的肉畜係统
第一章、角斗场上的美  外边已是喊杀声震天,我却还在纠结自己的穿着。这真的不怪我,作为一个新世纪的从来都很在意穿着的女性,穿着这一件中世纪的粗麻衣和我娇嫩的肌肤摩挲在一起实在是不舒适。  而且与其说是衣服不如说就是一块麻布片中间掏个洞。往身上一搭再用麻绳在腰上一係就成了。古人要不要那麽简单!稍微的加工一下会死吗?会死吗?虽然说我是奴隶,虽然说一会我是真的会死。  但毕竟是个美女好不好?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难怪古代人皮肤都那麽糟糕。我腹诽着。而且该挡的地方,它都没挡上,我下体可是真空的!所有的防走光任务都艰巨的落在上面这个粗麻布片上。当然,结果是根本没什麽卵用。  现在衹要一弯腰撅屁股,我那湿漉漉的小桃源就尽情沐浴阳光了,后入起来倒是方便至极。再看上边这两衹奶子倒是挡着了,但如果我稍稍的向前弯腰,然后从侧面看过来的话,呵呵哒。唉,说多了两眼都是泪。  这时,门开了,一个赤裸着上身的壮汉扛着一堆刀剑盾牌进来,咣当的把这些武器扔到地上,溅起一层尘土。  「该上场了姑娘们」他淫邪的看着我们舔着嘴唇说到。  「那该把我的镣子解开了吧?」说话的是我旁边的塞拉菲娜。她很漂亮,也很强壮。她有着一头火红色的头发,尖尖的下巴,挺翘的鼻子。身材高挑,甚至有些肌肉轮廓。  就在昨天一群士兵想上她,结果被她一脚踢爆了一个人的蛋蛋。如果不是她今天要进决斗场的话,估计早已经身首异处了。当然后来还是被几个士兵轮了。是被各种铁链子捆的严实的情况下。  至于我和另一个女人阿加莎就完全没那麽麻烦了。  阿加莎是邻国一个公主的贴身侍女。(中世纪公主多如狗,大家不要在意)。后来那个公主的老爸被这边的军队一锅端了,那个公主下落不明(估计下场不会太好)。阿加莎经过几次转手,就跑到这个角斗场裏来了。她跟随公主那麽多年,是典型的淑女。跟角斗场根本不沾边,如果不是因为我,估计她早被这裏好似没见过娘们的士兵们轮死了。所以整日以泪洗面也是正常的。  「那妳要老实点,别打什麽没用的主意。」那个守卫说。  「切,少废话,快解开!」  那个守卫对塞拉菲娜没什麽脾气,对我可大不一样。或者说,这裏所有的男性几乎都干过我了。甚至我还教了他们如何虐待我的方法。  就在刚刚,他还把我按到桌子上干了一炮。他那强壮的身体按着我就像按衹鸡。他下面的那东西又粗又长,每次深入都直插进我的子宫。那力道真是慾死慾仙。他那蒲扇一样的大手打起我的屁股来每一下都火辣辣的疼。打的我臀瓣上下翻飞。前边两个娇嫩的奶子也被他抓的快撕下来一样,现在还各有五个红红的手印。他的精量很大。又不许我擦,搞的大腿上到处都是精斑。  他走过来看着我们,好像一个国王。「宝贝该出发了。」说着又从我衣服侧面伸进去捏了我奶头一下。  「要不要再来一次,毕竟是最后一次了。」我迷离的看着他。我不是装的。虽然这人长的一般,但是下面那东西太好用了。比我主人的还厉害。我默默的比较一下,高下立辨。希望主人不会知道嘿嘿。  他解开塞拉菲娜的枷锁说。「我的小甜心我也很捨不得妳。但是这是规矩,时间来不及了。」  「我知道,没关係的。一会我死了,妳就在我身上割一块肉回家炖着吃吧。好吗?」  「这个……」  「没关係的,妳知道吗?这裏的肉最好吃了。」我指着自己的奶子说到,「当然下面也不错。虽然不能被妳干了。但能被妳吃掉也是一种幸福呢。」说着我轻轻的用手摩挲着他的下体,那东西又不安分起来。  「妳真是个尤物。」那守卫说到。  我褪下他的裤子,那大家伙又重振雄风了。  我把它含进嘴裏。好大!衹能吃进一个龟头。我拼命的向裏吞咽。那棵又骚又臭的大阴茎直直的插进我的食道裏。话说他们都不太喜欢洗澡。味道不是一般的冲。不过作为受虐倾向极其严重的我来说,还挺好吃的。  那个人掐住我的脖子,来回耸动。天啊,我成了飞机杯。大肉棒在我喉咙裏穿梭,那种窒息的感觉真棒。这个大家伙,呛的我鼻涕眼泪横流。下体也早已泛滥成灾。抽插了一会,就在我两眼翻白,头疼慾裂的时候,可能是怕我死了,他啵的一下拔出。把我推倒在地,抬起我的腿。小穴早就寂寞难耐。再次惯入一插到底。好深!我肆无忌惮的叫着。他咬住我的乳头,来回撕扯,下体拼命耸动。  「啊,我的乳头!吃了它吧,啊,我是妳的,我是妳的,吃了我,吃了我吧」我语无伦次的吼着。他也啊啊的吼叫,我的乳头被他咬的出血了,火辣辣的疼。他拼命的抓我的乳房。我的身体都快被他顶上天了。终于随着他野兽一般的怒吼,射在我的身体裏。这次又不少。我按住自己的阴唇防止精液流出,爬起来含住他的大龟头,用舌头清理干凈。这次那裏味道轻多了。  「这裏我帮妳清干凈些好吗?」说着连它缝隙裏那些陈年老汙垢也舔舐干凈了。  他爱惜的抚摸着我的头,任凭我用舌头清理他的阴茎。毕竟我这麽乖巧漂亮的奴隶还是不好寻找的。  等我们完事。塞拉菲娜已经拿好武器,一手剑一手盾。  阿加莎也选好了。不过看样子她拿着这麽一把笨重的大剑连能不能走路都是问题了。  我也好不了多少。虽说係统已经把我的身体调整到中世纪欧洲女人的样子,身体素质也提高不少,但那个大盾牌还是太强人所难。我几乎是拖走它的。  中世纪的角斗场还是很大的。在我印象中仿佛衹有古罗马有一个角斗场,想不到这东西在中世纪原来衹是个臭遍街的货色。  这个角斗场是椭圆形的,两边看台的人拼命的吶喊。对面是三个壮汉,他们没穿盔甲,甚至……没穿衣服。衹一个拿了长矛和盾牌,一个拿斧子,一个拿剑盾。他们胯下那东西肆无忌惮的耷拉着。其中拿矛的一个人还挑衅似的抓了抓。把自己的那东西对着我们甩了几圈。  也难怪,这场比赛根本没悬唸,大家就是来看屠杀美女找刺激的。  塞拉菲娜往前上了一步「一人一个,这个是我的」说着举着剑就朝那人砍了过去。  我的脑袋乱哄哄的。周围也是乱哄哄的。  毕竟,砍人这种事,我可是一点不会。被砍还差不多。在这种大场面裏,我很靠谱的怯场了。  而且这个坑爹係统到地靠不靠谱我也不知道。毕竟对面举着那个大斧头可是真家伙,万一死了回不去怎麽办?总之……  还没想完,那个人举着斧子就朝我砍了下来。我吓得赶紧举盾牌。结果连人带盾的被砸飞了,感觉胳膊都要掉了。  而这时塞拉菲娜那裏正和那个举矛的战士叮叮当当的打在一起,看起来热闹非常。数回合后,那人一矛刺出塞拉菲娜腾空而起,居然跃到了那人头上,抬手就是一剑。  全场也爆发出了热烈的呼喊声,这动作轻盈灵敏,好看的不行。那个人举盾格开了塞拉菲娜的剑,接着一矛刺出,塞拉菲娜没想到此人反应这麽快,人在空中已经失去了回旋余地,眼见一矛直直的刺破了塞拉菲娜的肚子。时间好像定格,我清晰的看到矛尖刺入肚皮,再从后背贯穿。  那战士顶着矛向前猛冲几步,塞拉菲娜仰面倒地,被一矛贯穿到地上动弹不得。毕竟实力还是差的太多了。周围的欢呼声更高了。塞拉菲娜双手抓着穿过自己肚子的铁矛杆,急促的喘息。两衹眼睛好似要喷出火。那个人抬起她的双腿,巨大的阴茎插入下体,不停抽插起来。  每一次抽插肚皮上的伤口都会涌出血来。塞拉菲娜痛苦的闭上眼。最后那个武士拔出阴茎射了塞拉菲娜一脸。抽出长矛,对準了她刚刚操完的红肿的阴部插了进去。塞拉菲娜疯狂的抽动几下。长矛贯穿了她的身体,从阴道进,又从锁骨处穿出,贯穿了塞拉菲娜的内脏。古人也很喜欢玩穿刺呢。我这样想。  这时那人抱起塞拉菲娜,把她插在角斗场旁边旗杆处。她这时头歪着,就这样串在空中,还时不时的抽动一下。他还活着吗?  阿加莎的战斗更加的不像话。那个战士根本衹是来回的拿剑在阿加莎的眼前乱晃,阿加莎却吓得花容失色。可能也是塞拉菲娜的死法太惨烈,刺激到了这个少女。她早已失去了反击能力。  战士觉得无趣换了腰刀,上步一扬手,阿加莎的衣服连同肚皮就被阖开一个大口子。她的那把剑甚至都没有举起来一次就已经被她丢到一边。那个战士把她抱到兽栏旁边,两手伸到阿加莎的肚皮裏猛地向两边一撕,大家都哟的一声惊呼。随着一声惨叫,她肚皮上的伤口又被扯大一些。那人将手伸到阿加莎的肚子裏掏出她的肠子给狮子们吃。狮子就不停的把她的肠子往外扯。  阿加莎的惨叫声已经不似人形。那个战士抓住她的两个胳膊后入了她。于是一个温婉的淑女就这样一边被抽肠分食,一边被后入中出。看台上的人已经嗨到顶点,兴奋的看着这个女孩慢慢死去。  最后射精结束时阿加莎的肚皮裏已经是空空蕩蕩,就连乳房都被狮子抓掉了,脸颊和肩膀也被撕扯的血肉模糊。少女早已神誌不清。那个战士把她整个丢进了兽栏。少女阿加莎被撕咬着,她的叫声越来越飘渺。随着狮子咬断她的喉咙戛然而止。一个活生生的美人就这样被几头狮子撕扯成了碎肉。  那人看了看我「该咱们了,怕了吗?」说着舔了下嘴唇。这还真有意思。我的下体早就湿透了。两腿软的几乎站不住,阴精顺着大腿不停的流下来。那人一步步的逼到我身边,高高的扬起斧子。我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快来吧亲爱的。」我轻轻的说到。裂空的声音响起,劲风呼啸着从我耳边飞过。我并没有被斩首,这一斧子直直的砍到我锁骨上,把我的胳膊连同半个肩膀都砍了下来。「啊!」我吃疼大喊一声,再也站不住,瘫倒在地上。  「好大的力气啊」我腹诽着「就不能先干人家再砍吗?」  那个大汉也不言语,一脚踩在我肚子上,又是一斧,我的另一个胳膊也应声而断。  啊,我的胳膊。痛感疯狂侵袭着我的大脑。真的好痛,但是这样也不错。我终于变成海豚人了。或者……在变成海豚人的路上?  「这麽美的腿真是可惜」那个大汉这样说到。  「衹要大家开心就是我的价值。」我对他笑了笑。  那个汉子明显愣住了。可能像我这样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吧。  不过他还是没有犹豫,掰开我的腿向两边打开,我的柔韧非常好,他可以轻鬆的把我的腿打开180度,两衹脚踩住我的两条腿。这时我的阴部就在他的身前展露无遗,阳光照耀着内侧的精斑,我的脸红红的,我就以这种羞耻的姿势展示给上千人看,当然他们都是来看我被虐杀的。我这会几乎已经不能自已,高超不断了,于是我就以这种羞人的姿势潮吹。他却视而不见的举起斧头,手起斧落,精準无比的砍在我的大腿根上。  「啊!」随着我的惨叫,血水疯狂的喷涌而出,被砍的那条腿以一个怪异的角度歪向一边一节碎骨清晰的从腿根部支出来。这个时代的铁器还没有那麽硬的钢,我看到那柄斧头上有一个小小的缺口,那是砍掉我胳膊时留下的。所以斧子变钝了,我的腿并没有砍断,不过骨头还是被砍折了,那人又补了两斧,那动作就好像在劈柴,而不是砍一个美女的大腿。  随着大腿应声而断,我腿根部就好像破掉的水袋,血如泉涌。我轻鬆的抬起断腿,碎肉中一节苍白的腿骨指向天空。那人一脚踩在我滑腻的阴部上,斧头再一次遮挡住太阳,另一条腿更难。  斧子彻底成了钝器,他劈了五六下,疼痛充斥着大脑,直到我在死亡边缘坐了好几次过山车以后,大腿才彻底断开。我的嗓子早就嘶哑了额,毕竟真的很疼。全身都虚脱了。血腥味充斥着大脑。这次我真的成海豚人了。在中世纪的欧洲。  那个人抱起我,巨大的阴茎一下子插进我的下体。每一下都好似要把我贯穿。我静静的靠在他胸前,任由他抓着我,我已经完全没有能力推动或者阻止什麽了。现在我更像一个大个的飞机杯。轻的好似一片树叶。随着他的颤动上下起伏。终于他拿出佩刀割掉了我的人头。  我的人头被他拿着和塞拉菲娜的尸体插在一起。而我的身体也被扔进了兽笼,被狮子们随意的撕咬。哦糟糕,我答应那个卫兵把乳房留给他吃的。这下八成是进了狮子们的肚子了。不过也好。虽然是狮子们吃的,不过总算没糟蹋。我会心的笑笑,思绪逐渐的模糊起来。  当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正趴在自己的狗笼子裏。笼子门锁着。又是自己的那个娇小身体了,真好。主人还在床上呼呼的睡觉。不过他似乎被我的声音惊醒,「哦,妳回来了!」  「嗯,主人,我回来了。」  「刚回来就忘了规矩?」  「汪汪!」我赶紧补了两声狗叫。毕竟是主人的小骚狗嘛。  主人打开笼门,我爬出来,「主人,我走了几天?」  主任看看表,「8小时又21分钟。」  我用头乖巧的蹭着主人的脚丫子,我喜欢舔主人的脚,甚至鞋子,鞋底,那种贱贱的感觉棒极了。  「这麽短?」我惊讶到「妳在那边待了多久?」  「嗯……」我用手指戳着嘴唇想了一下「一个多月吧。」  主人想了想「时间流大概是100倍」  我瞪着眼睛好像在看怪物「主人好厉害,怎麽算出来的?」  「切,妳个笨蛋。这很难吗?对了这次有什麽收获?」  「奴儿的淫力又增长了。现在学会了用淫力魅惑别人,不过奴儿用的还不太好,还需要多加练习。」我谄媚的对主人说。  「妳的自愈能力提高了吗?」  「提高了一点吧」我心虚的说「应该比以前更强一些了。」  「试试就知道了。现在去地下室。」  「啊!」我吐了吐舌头。  地下室有一个粗木桌,主人让我把舌头伸出来搭到桌子边上。「钉舌sp,惩罚妳见我没狗叫。」  好吧,我苦着脸,伸出舌头。  主人拿了一颗钢钉,抵住我的舌头。另一手举起榔头「别动哦,否则舌头会撕裂。」  「铛」的一声「唔!……」  疼得我眼泪鼻涕哈喇子都跟不要钱似的。  我撅着屁股,这个木桌高矮很要命,蹲着太矮,站起来又高,衹能撅屁股待着,嘴裏哈喇子不停流。那感觉酸爽!  然后主人拿了棵藤条进来。  「100藤条,不要乱动哦。」  我的妈呀……  说着,啪!  「啊!」我疼得牙齿撞到桌子,满嘴是血。  主人不管,自顾自的一五一十的打起来。  我的屁股开花了。55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