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雅婷的小嘴嘴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雅婷的小嘴嘴
小林自从伤好以后就一直闷闷不乐,只因筱芬的死让小林一直处于颓废的状。因为小林骑一百二的快车,在对方车子逆向行驶且小林往后面跟筱芬聊天的情况下,他们出车祸了,在小林醒来知道筱芬的死讯后,他就一直很颓废。   因为他回学校后,好几天没去上课了,不少班上的同学都去他外宿的宿舍去看他,顺便安慰他,也提醒他去上课,但小林一直没有斗志,因为没有筱芬陪他一起去上课,平常筱芬都会跟他一起去,因为同班。   这一个星期六,国中就已同班、现在也同校的雅婷好心买了水果去看小林,小林在开了门后,还是继续看着筱芬的照片,雅婷在说几句话后,拿起了桌上的戒指,戴起来后问小林︰「这是谁的?」小林淡淡的回雅婷说︰「是筱芬的。」   这时雅婷的脸色突然变了,她走近小林,摸小林的脸,小林想说话的时候,雅婷的嘴巴吻上了小林的嘴,小林推开她说︰「你干什幺啊!」雅婷生气的说︰「我是筱芬啊!你忘了吗?你的女友啊!」   小林看着连生气和说话都像极了筱芬的雅婷说︰「怎幺可能呢?」雅婷说︰「因为她戴着我的戒指,让我吸到阴气,把我释放了而上了她的身,怎幺?你害怕吗?」   小林还觉得奇怪,但看着眼前这个有点像筱芬的女生,小林有点怕怕的说︰「你会不会害我呢?」雅婷说︰「我怎幺会害你,你忘了我们的感情吗?」小林说︰「想你都来不及呢!要我证明吗?」小林索性吻上雅婷的唇。   小林擡起头,看雅婷还装害羞的样子,觉得好笑,又重新往雅婷嘴吻去,在雅婷唇上啜着,而且舌头慢慢侵入雅婷的小嘴,雅婷就獃獃的站在那里任小林吻着,双手抚弄着雅婷迷人的头发。秀发的尽头便是雅婷高翘小巧的圆臀,小林隔着小牛仔短裤轻轻的摸着,雅婷的鼻子发出「唔唔」的声音。   雅婷突然挣脱了小林,红着脸说︰「真便宜了你!」小林用力地将雅婷搂回来,吻雅婷的粉颊,轻咬雅婷的耳垂,雅婷说着︰「好舒服喔」小林将舌尖伸入雅婷的耳朵之中,雅婷「啊!」了一声,全身发颤,小林左手揽着雅婷的腰肢,右手摸上了雅婷的胸脯,在乳房上温柔的按着,继续吻雅婷的脖子和肩膀,并且将手伸入雅婷的短衫之中,爱抚着雅婷的双乳。   小林扯起雅婷的内衣,拉开到乳房之上,手指找到了乳头,雅婷的乳头好像只有豆子那幺大,小林用姆指和食指在撚弄着,雅婷就捉着小林的手,「啊啊」地轻呼起来。雅婷的乳房十分饱满,手感十足,小林乾脆将雅婷的短衫拉起,张嘴含住雅婷的乳头,陶醉的吸吮起来。雅婷看起来像要晕了,急速的喘着大气,双手逐渐抱住小林的头。   小林停下来,端详雅婷的脸庞,雅婷也张开已经迷朦的大眼睛看着小林,他们又吻在一起,而且小林的手在解开雅婷的裤头,雅婷像徵性的挣扎着,不一会儿钮扣和拉炼都被小林拉开了,小林适时的从背后搂抱住雅婷,并且将雅婷的上衣、胸罩和短裤都除掉。   雅婷的内裤和胸罩一样都是淡蓝色的,而且也是薄薄的网状,小小的裤子将雅婷白白的臀部绷得紧紧的,小林一边用手在雅婷腰臀游动着,一边掏出鸡巴,它早已硬得发痛。小林拉着雅婷的手到后面来握小林的鸡巴,雅婷拿在手里,温柔的说︰「上别的女人也这幺硬!」   「我平常没这幺硬吗?」小林问雅婷,雅婷害羞的摇摇头。小林让雅婷伏在书桌上,雅婷那一头秀发便散落在光滑细致的背上,小林一面欣赏着雅婷美丽的背,一面将雅婷的内裤脱下来,雅婷已经不再挣扎,任由小林胡作非为。   小林蹲下来,看到雅婷嫣红乾净的小穴,小林忍不住用嘴去喫雅婷,雅婷非常受用的瞇眼长呼起来,又突然「噗嗤」的笑了一声。『这骚货!』小林心念,用舌头狠狠的伸进雅婷的穴中,雅婷忍不住一阵抽 ,浪水马上流了一堆。   小林站起身来,挺起坚硬的鸡巴,从背后顶着雅婷的穴口,龟头在雅婷阴唇上磨动着,雅婷被弄得心神蕩漾,不停地扭动屁股,小林轻轻一挺,将龟头塞了进去。跟着小林继续向前推进,雅婷显得非常舒服的仰起头,小声说︰「再深一些嘛 」小林终于插到底了,立刻抢时间狠插猛抽起来。   小林努力地抽插着雅婷的美穴,雅婷紧张的「啊啊」叫个不停。实在太刺激了,小林终于不济的喷射出来,当然与小林很久没做爱也有关繫。   雅婷着急的说︰「老天!你竟射在她身体里面」显然有一点生气,小林抱歉的说︰「对不起,太久没做了,没办法控制!」雅婷笑骂着︰「看你怎幺办好!」   过了一会,小林突然抱起雅婷,将雅婷放在床上︰「真对不起,刚纔竟然洩了,让我在补偿你一下。」小林的鸡巴又站了起来,于是伏在雅婷身上,雅婷的小穴还湿着,小林轻易的就一插到底。   雅婷的穴儿说实在还蛮紧的,大鸡巴在阴道里抽插的时候非常舒服,可能不常做吧!雅婷的皮肤不错,摸起来蛮舒服的。作了一会,雅婷便开始淫浪地叫起来,小林努力地耕耘着,雅婷将双腿举得高高的缠着小林的腰,挺起屁股不停的迎凑,随着一高声大叫,小林知道雅婷洩了,因为刚纔没高潮,而小林硬撑了一会,浓浓的精液又再度喷进雅婷的穴儿眼深处,两人疲倦的相拥在一起。   过了一会,雅婷拿镜子照着自己的阴唇,说︰「你看啦!穴穴旁边的嫩肉都被你拉出来了,这不懂得怜香惜玉,不过真的蛮舒服的说,她的身体比我的身体敏感呢!」这时雅婷见小林手上出现一个血印,便说︰「你以后要找我时,往那女生身后拍去,我就会出现了。」说完就去洗澡了。   小林也把身体擦乾净,衣服穿起来,雅婷洗好澡穿起衣服,亲了亲小林,等小林恢复原状,她就把戒指脱下来了,当戒指离开的那一瞬间,雅婷竟然像什都不知道似的,继续着刚纔的话题,过没多久雅婷就回家了,但她不明白为什时间过得那幺快,当她出来时,已经天黑了。   小林等雅婷一走,就望着血印傻傻的笑,他做梦也没想过会有这种事发生,他心里想︰要是筱芬能真的回来就好,他就可以过着以前一般的生活,每天跟女友上课和念书,晚上可以玩的痛快。这样的日子,小林是最向往的,但如果藉由血印可以把筱芬找回来,虽然怪怪的,但总是比一个人过好。他望着这血印,但脑海浮现的是无限的欲望。   过了假日,小林终于去上课了,但课程有些跟不上了,他很努力的在听,就像筱芬在的时候那样,大家也没有觉得怪异。到了傍晚放学,小林的计划要开始了,小林一边喫饭一边寻找目标,望着到处都是人群的街道,小林还是觉得怪怪的。   他走回自己在外面租的房子,在房间里看着电视,看着看着,电话声响了,原来是住在附近的学姊要小林去帮她修电脑,小林心想︰反正也没事做,就去帮学姊了。   等到修好了,在回加的路上看到一名女孩东西掉了,小林心想︰机会来了,可以试一试,如果没用也不会怎幺样,跟她说东西掉了就好。他去拍了一下那女孩,那女孩突然身体抖了一下,转过来叫︰「小林。」   小林知道那真的发生了,但他一看,纔发现那女孩是大二时一起修羽球同班的莉雯,但现在是筱芬了。莉雯用着筱芬的口气说︰「你还真的找女孩子来发洩啊!没想到我不在,你这小浑蛋真的是闷坏喽!」   回到房间,莉雯像筱芬平常那样的抱着小林,小林一面吻她、一面拉上她的T恤,并同时把她的乳罩也脱去。莉雯的上半身赤裸了,丰满的奶奶硬挺着,乳头向上翘立起。小林等不及用手去轻轻的抚摸,红嫩的乳头突了出来,小林就去吸吮,吸吮得她全身痒起来。   莉雯说︰「轻点吸呀!好痒喔!」小林把她按倒在床上,莉雯八字大开的躺着,小林用手去脱莉雯的三角裤,莉雯说︰「你怎 这样急?你的先脱了再来脱我的。」小林急急的脱光了自己,大阳具翘得高高的,几乎踫到了小腹。   莉雯见小林脱掉了内裤,大鸡巴露了出来,好粗好长,莉雯用手去摸,并且坐起来玩弄。莉雯一看,红嫩的鸡巴龟头硬得青筋暴跳,捏在手里硬梆梆的,真是太妙了!莉雯忍不住握紧了大鸡巴,笑嘻嘻的道︰「怎幺这幺兴奋呢?」莉雯已等不及,自己脱下了三角裤。   小林睁大了两只眼睛獃獃瞪着看,口中直流着口水。莉雯装做气呼呼的说︰「看你这幺馋,吞什幺口水?这身体真的那幺好吗?」莉雯故意把腿叉开一点,又把白嫩的臀部摇了几下。小林仔细的欣赏着她,雪白细嫩的乳房,柳腰圆润的大肥臀,小腹下面突出高高的阴户上面,长了一片长长短短的阴毛,下面又露出那迷人的洞洞,肉缝中含有许多水。   小林抱着她的玉腿,用手轻轻摸那个洞穴,越摸越想摸。她被摸得痒痒的,肉洞内的水也越来越多,小林的大鸡巴比先前又翘得更兇了,这时就去吻莉雯,莉雯也吻着小林,他对着她的颈子、胸前、背上,把她吻得「哎哎」哼着。   小林又往下吻,吻住她的柳腰、脐眼,莉雯翻过身子,背朝上胸向下伏着,小林由她的腰吻到屁股上,又向着莉雯的屁股沟里吻了上去,吻到屁眼时,小林就用舌头轻点屁眼,这样一点一点的,莉雯的毛孔张开了。莉雯轻声娇喘︰「哎呀!你坏死了啦!」小林不管她,又继续点了一会,就用嘴去吸。   莉雯的屁眼被吸住了,身子一颤一颤的,口中只是「哎哎」的哼着,他用力一吸,屁眼有一点翻出来了,他用舌尖去舔,莉雯的心一紧,全身发毛,小穴也有水流出来了。小林一面吸舔,一面抚摸她的乳房。   这时的莉雯有点喫不消了,想让他别再舔了,但又有点舍不得。莉雯忍不住了,身子就猛的用力一翻,屁股朝下人翻过来平躺着,嘴里还喘着长气。小林见她翻过来了,就对着小腹向下吻,吻到阴户上,柔软热热的嫩肉突得很高,小林正吸吮着。小林吸一口舔二口,把莉雯弄得淫水直流。渐渐的一点一点的,小林的嘴吻住了小穴,舌尖舔在穴眼上那个尿尿的小洞洞。莉雯轻叫道︰「要是尿出来就好了喔!」莉雯说完身子不住颤抖,双手紧搂着小林。小林稍稍向下一吸,吸住了莉雯的嫩穴眼,嫩嫩的小穴马上就有水流出来了,小林伸出舌头向穴眼一塞,又用力一舔,阴核挺到嘴里来了,吸了一口,对着阴核上连连的舔吮。   小林吸着阴核又用嘴轻舔,莉雯真是舒服得疯了,流出来的淫水都被小林喫了下去。莉雯一麻一麻的舒服,也一阵一阵的发抖,忽然叫道︰「啊!」莉雯说完一股阴精狂射了出来,流了小林满嘴都是,小林大口大口的喫下去,然后又用力去舔。   莉雯舒服得娇喘连连,小林见她喫不消了,便停止了吸吮,说道︰「你还好吧?」莉雯软绵绵的说︰「你讨厌啦!跟别的身体做爱都特别猛,弄的我竟尿意来了。」小林就抱她到马桶上让她坐着,他站在她的面前,硬梆梆的大阳具挺得好高,一翘一翘的。   「让我帮你舔舔好了!」莉雯说。小林向前挪一点,大鸡巴刚好对準她的脸上,莉雯用手把他的鸡巴捏了一下,鸡巴硬得好狠,莉雯握在手里看了一会,又用手套弄了几下,把大鸡巴弄得和铁棒一样,她纔把它含进口里。小林一看她含住了大鸡巴,龟头上一阵热乎乎的好不舒服,就把鸡巴往她的嘴里一顶,莉雯就「哇」的一声把鸡巴吐了出来,骂道︰「你撞得我好痛喔!」   「对不起嘛!」小林说,随即把她抱到床上,莉雯把头靠在枕头上,小林坐在床边欣赏着那迷人的胴体。莉雯握着他的大鸡巴,捏了捏,大龟头涨得发亮,前面的马眼上也流出了许多淫水,她笑道︰「再来过吧!别又撞我喔!」于是莉雯把嘴一张便含住了大龟头,小林见她含进了嘴巴,龟头便一硬涨长了许多,龟头也热得爽快。   她的嘴张得很大,眼睛也翻得很大,就用嘴唇套弄大鸡巴,小林舒服得快站不稳了。套弄了十多下,莉雯又把大鸡巴吐了出来,用手拿着,伸出了舌尖,对着大龟头连舔了数下,小林一阵傥麻麻的,全身毛孔都开了。小林浑身一紧,嘴里也「哎哎」的哼着。   莉雯越吸吮越有趣味,小林的大鸡巴被吸吮得不能再忍了,于是便提起大鸡巴,抽起莉雯的双腿,骑在她的屁股后面,大鸡巴对準了穴眼,正準备捅进去,莉雯一手拿着鸡巴道︰「要插深些喔!」说完后,莉雯拿着大阳具,往自己的穴眼送去。小穴已湿透了,骚水流了很多,鸡巴一送送到穴口上,小林便把屁股一压,鸡巴向前一挺,龟头上一阵热热的,又感到硬梆梆的龟头被套住了。   小林趴在她身上亲吻她的脸,下边一动也不动。莉雯︰「你怎幺搞的嘛?老弔人家胃口!」这时小林就毫不客气的用力一顶,大鸡巴连根插到底了。莉雯把嘴一张,眼睛翻得大大的叫道︰「哦哦唷插这幺深快把我插死了 」   小林感到大阳具都进去了,莉雯的穴虽已被男友弄过,但还是很紧,使她的穴涨得鼓鼓的,穴肉翻得很大,中间的肉棒直通穴心,刚弄进去她会叫,现在又要他顶了。小林就轻轻的摇动抽插,一顶一抽都是很轻,顶了二、三十下左右,莉雯就开始吞口水,越吞越多,呼呼的急喘,抱着他的颈子,双腿也向上举。他就改变了另一种抽插方式,先把阳具狠顶两下,又抽到穴口轻顶六、七下。   莉雯被抽得浪起来了,狠狠搂住小林,小林见她已经浪起来了,就改成三下重重的插到穴心上、两下短短的只顶到穴口,这样重三下到底、轻两下在穴口。插了一会,小林拨出鸡巴缓和一下,叫莉雯换个可以插得更深的姿势,小林躺在床的另一边,大鸡巴翘在上面,莉雯走过来分开双腿骑在他的身上,对準了大阳具就把屁股往下一坐,大阳具就猛的坐进了穴里。她将上半身趴下来自己擡高屁股,一下一下的狠命往下坐,每坐一下阳具都插到穴心上。   莉雯每坐一下、乳房也摆一下,又是趴在上面,乳房显得更大,小林在下面抚摸着乳房,屁股也往上顶送。而一口气连坐百余下,屁股向下坐得「啪啪」直响,穴里又流了许多淫水,滴得小林的阴毛都湿了。   莉雯抽顶得最重最狠的时候,忽然小林也乱顶起来,身子也乱摇,小穴用力套紧大阳具左右摇晃,这时他的大阳具也是一阵阵傥麻,全身像通电似的。莉雯抱紧小林又把屁股乱摇道︰「我又射了啦」小林的阳具也一傥,精液向上直射,莉雯的阴精也对着龟头直射,「蔔滋!蔔滋!」两人同时射精了。   莉雯倒在小林身边道︰「我累死了!」这时小林抱着莉雯说︰「你能不能一直待在她身体里呢?这样我们就像以前一样啦!」   莉雯说︰「再过几天,审判就会出来了,我到底是不是枉死的,一切就会明白。也许,我会去投胎,或是继续活着。」   小林说︰「但你身驱已毁坏,要如何还魂呢?」莉雯说︰「到时你就会明白了,这是天意。」小林望着莉雯,幻想自己抱着筱芬,舒服的睡着了。   隔天起来,小林在桌上看到了莉雯留的纸条,上面写道︰『我走了,她(莉雯)不会记得今晚一切事的,好好睡吧!筱芬留。』   小林起来后,洗了个澡,就去上课了,到了下午上课的时候,小林一直想专心,但小林办不到,因为这堂通识课旁边坐了个学妹,身材颇棒的,上面是紧身配上牛仔外套,牛仔外套没扣,两颗硕大的乳房,像是想挣脱般往外挺,又穿着短裙加马靴,看起来真不像是来上课的。『该不会晚上做援助交际的吧?』小林整整两节课都不能专心,一直到放学,小林纔兴冲冲地赶回宿舍,寻找下一个目标。   没想到欣仪打电话来说,八点时她和馨如会到台北,想要借住一晚。欣仪和馨如是小林高中时参加救国团认识的,欣仪曾经跟小林有过一段纯纯的感情,但高三时因为欣仪说要念书而分手了,后来他们也都找到男女朋友,所以他们算是很好的朋友。欣仪和馨如都在南部念书,馨如算是个很风骚的女人,之前也曾经倒贴过小林,但小林选择欣仪,因为像馨如这种女生,让他很没有安全感。   小林听到这个消息,把他晚上的歪念给散了,但没一会竟然又想到︰不如就玩玩她们俩,她们可是自投罗网的喔!怎幺可以不把握呢?他把自己的房间整理了一下,也把另一间也清了一下,另一间本来是一个学长住的,他的家是那种两个人住但进去后各有自己的房间,自学长走后,还没有人住进来,害得小林要付一点五倍的房租,但因此有很多同学就会来玩,没想到这是附加价值。   小林都弄乾净后,回到房间,稍微休息了一下。「铃铃」电话响了好几声,小林睁开睡眼接起了电话,原来是她们到了,马上就会过来。小林一看已经十点多了,赶快起来洗了个澡。   过不一会,就有人敲门了,小林打开门后,纔发现一个很标致的女生站在门口,他以为他看错了,纔发现躲在旁边的欣仪和馨如在偷笑,骂他说︰「发什幺獃啊!没看过美女吗?来,我跟你介绍,这是我们班的班花,叫佩。」   其实欣仪和馨如,已经算是中上的了!但佩等级又更高了,让他看了着实獃了一下。佩微笑的跟小林问好,小林没想到会多一个人,就对她们说︰「几个人,可能要挤一点喽!」谁知馨如说︰「没关繫,那我跟你睡好了,我相信你不会乱来的。」   小林也知道馨如是那种不能没有男人的女生,他也不讶异,因为馨如也不知道交过几个男朋友了,现在又是空窗期,看来晚上有得瞧喽!   他们坐着看了一下电视,过了一会,有人渴了,问小林有什幺可以喝的,小林说︰「只有啤酒和上次买的金门高粱,还有白开水。」小林说︰「你们没酒量就喝水吧!」谁知道馨如又说︰「你以为我们没喝过酒吗?我们都曾到PUB去玩过,喝一点小酒算什幺!」还说︰「那全拿啤酒好了。」   另外两个女生也没意见,就一人拿了一瓶啤酒慢慢的喝了下去,馨如还表演喝了一杯金门高粱。一直到大家都喝完之后,欣仪突然说要出去去逛,但说最大声要喝酒的馨如,脸却已经红得像什幺一样,她就是这样爱逞,于是只好佩和欣仪去逛喽!她们还跟小林拿了钥匙,怕太晚回来。   于是房间就只剩下已经喝醉的馨如和小林,馨如说她想洗澡了,脸好热,小林扶她进浴室,但小林早就知道该下手了,他把手往馨如轻轻拍去,突然看见筱芬从馨如的背后走出来,筱芬说︰「我要去听审判了。」然后筱芬就像一阵烟消失了,馨如彷佛什 也没听到,还是眼睛微闭的模样。   小林想了想︰反正馨如一定不会抗拒的,以他对馨如的认识,还在大一时就曾听说过馨如跟男朋友去玩交换性伴侣的游戏了,小林也没想后果的就从后面温柔的抱住馨如,在馨如的耳旁轻轻的问她︰「要不要玩点刺激的?」馨如摇摇头说她累了,想洗澡,小林就说︰「那我帮你洗。」   不等馨如反应过来,小林的手已经探进去馨如的衣服里,从后面迅速的解开馨如的胸罩,等馨如要说话时,小林已经将两手贴在馨如柔软的乳房上,慢慢的捏、柔柔的捏,虽然上衣还没脱下来,但手已经有一定的空间移动,馨如说出的「你在干什幺啦!」这句话说得有气无力,因为小林在她胸前游走的双手,让她已经开始有点忍耐不住了。   不知是因为喝了酒,还是敏感区域被侵入了,馨如禁不住地慢慢喘息起来,那种撩人的声音,是每个正常男人都受不了的,虽然馨如的胸部并不是挺大,但捏在手里的那种让人觉得柔暖的手感,也是挺棒的。   看馨如没有排斥他的举动,小林便大胆地拉开馨如裙子的拉炼。馨如穿的是一件牛仔裤质料的裙子,长到膝盖,小林把手伸进裙子,隔着内裤轻轻的搓揉馨如的私处,速度慢慢的加快,馨如的声音也从小慢慢到大,馨如全身软趴趴的躺在小林的胸怀。   小林望着她那张欲火高涨的脸竟然没有一点羞涩,反而好像是在主动的配合小林的攻势,小林慢慢的脱去她的裙子,且把她从浴室抱了出来,馨如双脚夹着小林的腰,手放在小林的肩膀上。小林将她放在床上,把她的双脚擡高,继续的搓揉她的私处,渐渐的看到内裤湿了一小块,小林乾脆把她的内裤也脱去了,手指按住阴蒂慢慢的揉搓。   馨如微闭眼睛的表情透露出了她的感觉,只见小穴里的密汁,渐渐的越来越多,看来应该是时候。小林脱去了全身的衣物,馨如也自动的脱去上衣,小林的鸡巴早已怒冲冲的硬挺着。小林仔细的观察她的私处,发现她真的很敏感,光是手指的攻势已经让她私处浪水充沛,可能是性经验丰富的原因吧!小林也不让她多等了,鸡巴对準了小穴,就大力地往前一挺,这一挺令她叫得更浪了。   她的腿架在小林的腰间,她一直想要坐起来抱着小林,但小林的每一挺,都让她松软无力,小林愈看着她那般淫蕩的脸蛋,看得愈来愈有征服的感觉,所以越撞越大力,她也叫得越大声。过了一会,小林换了个姿势躺在床上,馨如自己慢慢的扶正鸡巴,对準小穴,就坐了下去。这一次小林的鸡巴整根没入了,馨如脸上的表情不知是痛苦还是爽快,只见她「哎」声连连,不停地上下摆动自己的腰,双手不停抓捏自己的乳房,口水也不停的吞咽,完全的沈沦在性爱里头。   过了没多久,馨如受不了刺激,一滩暖暖的液体突然射向小林的鸡巴,原来是馨如洩了,但小林还没玩爽,他叫她站起来倚靠着桌子,小林一边窝心地舔她的背,一边捏她那可爱的小屁股,然后又对準她的小穴挺了进去,就看到她被一再插入的小穴里流出一些淫水。小林一边抓着馨如的胸脯,一边大力进攻,搞得她连腿都站得不太有力气,只能靠小林扶着她。小林最后也没多想的把精液射在馨如的淫穴里,两个人舒适的拥抱对方躺在床上,就这样拥抱着睡着了。   一直到半夜,突然听到欣仪打电话来,他们两个听了吓了一跳,赶紧跑去洗澡,原来是佩被夜间开快车的人撞倒了,目前正昏迷不醒的躺在医院,要他们赶过去医院。他们一洗好澡,就马上赶到医院去了。   一直等到第二天早上,医生走了出来说她受到太大的脑部伤害,将会成为植物人,乍听之下,馨如和欣仪差点没昏过去。   过了几天,小林去看佩的时候,却看到不可思议的景像,小林看到佩旁边竟然隐隐约约站着筱芬和一个不认识的人,只听到那人对筱芬说︰「这女子的寿命已到,本来应该死的,但现在你必须成为她,不可以再当游魂了。」说完,筱芬走进佩的身体。   渐渐地,佩手动了一下,小林赶快去叫了医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