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转载[全能操控]第二章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转载[全能操控]第二章
作者:空「当当当」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将疲惫的我惊醒,我恍然想起来,家裏还有一位大美女没有被自己宠幸呢,不过考虑到身体特别是腰部劳动过度,顿时失了兴致,但并不是代表这就样放过姐妹俩的妈妈。  思考了一瞬间,我起身打开门,眼前出现的美少妇令我眼前一亮,之前因爲色急,所以没有仔细观察,现在才发现,姐妹俩的母亲也是个大美人,似乎是因爲平时保养的非常好,让人看不出她已经是有两个孩子的母亲,不得不说,真的很年轻,再配上她那萝莉身材,性感的内衣,简直是万千癡汉心中的女神。  「咳咳。」  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我连忙擦了擦嘴边并不存在的口水,打个招呼说道:「阿姨,有什麽事吗?」  「啊,没有没有,我只是来看看你们学习的怎麽样了,顺便说声让你留下来吃个晚饭。」  「哦,原来是这个呀。」  「阿姨,您放心,我和您女儿互相学习交流的非常融洽,就是刚才她们突然说肚子饿,我只好专门喂给他们吃了点棒子糖和牛奶,吃饱后他们现在又睡着了。」我挠挠头,非常绅士的说道。  姐妹俩的母亲潘丽看了看被眼前的少年抱在怀裏的晓雨,又侧头发现晓雪正躺在床上熟睡,总觉得有哪裏不对劲,但脸上却莫名其妙的露出了放心的笑容。  只不过,他并没有发现,门口拥抱在一起的少年和晓雨以及床上的晓雪都是一丝不挂的,只是将这一切不合理之处强行当做了合理。  「哦对了阿姨,刚才姐妹俩说我的棒子糖和牛奶实在是太好吃了,以后她们想每天都能吃到,所以我想出了一个主意,让他们搬去我家住,这样就更加方便我喂食了。」我一边说着,一边计划以后该如何玩弄这对姐妹,丝毫不顾自己的笑容是有多邪恶。  「真的很好吃吗?搞的我也想尝尝味道如何了,没问题,那我就将两个女儿都交给你喽,不过你得保证每天必须把我的女儿喂的饱饱的,不然我肯定会接回来。」潘丽越想越觉得将女儿托付给少年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于是就这样非常痛快的把女儿给卖了。  「啊哈,那是肯定的,我保证将晓雪和晓雨养的白白胖胖的,绝不亏待她们。」  「不过既然伯母想吃,不如跟着姐妹俩一起搬到我家如何,这样既不用分开,又能同时照顾女儿,不是两全其美?」  「是耶,陆风你真聪明,我怎麽没想到,呀不说了,我赶紧收拾东西去。」潘丽高兴的抱着我亲了一口,完全没把我当成外人,当然她想要收拾东西的时候被我拦住了,这根本不需要的好不。  等潘丽简单收拾好换洗的衣物后,我让她找来几根宽布条,和一件非常大的外套。  并让潘丽抱起晓雨,由于晓雨只有15岁,所以她的个子并不高,这也方便我实现脑子中一个非常有创意的邪恶想法。  当处于迷糊状态中的晓雨被她母亲从后面抱起并靠近我的时候,她的头刚好和我的胸等高,双脚离地面还有一段距离,此时她被吵醒后正一脸迷惑的看着我,不明白我和她母亲正在做什麽,同时在看到我的老二又硬起来之后,调皮吐出舌头的舔了舔嘴角,仿佛在说我还没吃够。  由于晓雨是面对着我,所以这样更方便行动,我抓住她白嫩嫩的左腿靠在自己的右大腿上,用布条一圈圈的裹住,然后再将她的右腿与自己的左大腿裹在一起。  当两腿都裹上紧贴后,我便将晓雨拥入了自己的怀裏,柔软,光滑,温暖,还有胸前两点突起处的摩擦,都令我全身舒爽不已。  受到刺激,我的老二又再度立了起来,不安分的寻找它的温暖小窝,本能的在股沟间游蕩,摩擦着已经泥泞不堪的小肉穴,我心想,这孩子真是一个天生的淫娃。  我迫不及待的强压下欲望后,又让晓雨的胸口紧贴自己的胸口,让潘丽在我们俩的腋窝下,也就是胸背处裹上最后一层布条,做完这一切我和晓雨顿时紧紧的绑在了一起,就算我不去触碰她,她的身体也会牢牢的贴在我身上,当然,我的屁股还是可以前后动的。  固定好晓雨后,我便穿上那件尺码非常大的上衣,而晓雨则是刚好被罩在了裏面。  然后,我擡起一只脚让潘丽帮忙给自己套上运动裤,并托起晓雨的水嫩小屁股,让她的双腿都能伸进去。  等运动裤紧致的套住腰部并绑紧腰带后,我将晓雨的屁股再次举起一段高度,好让我的老二正对着晓雨的阴户,像一只怒挺的凶兽一般只待下一刻直捣子宫内部。  我先是看了看晓雨,发现她这会儿又睡了过去,一对眼睫毛正安详的松散着,显得无比恬静可爱,之后我便转头对晓雨的母亲笑了笑,示意她去帮另外一个女儿穿好衣服。  然后,我毫无预兆的松手了,本来就在小穴口徘徊的肉棒猛地捅了进去,穿过重重阻碍直捣花心,和子宫内壁来了个近距离接吻。  这时老二因爲找到了温暖的小窝,止不住的兴奋、颤抖起来。  「啊~」虽然已经高潮过几次了,但是一瞬间插入子宫的感觉依然令晓雨难以忍耐,使得她一瞬间惊醒,并用有气无力的声音尖叫起来。  嘿嘿,我贼笑两声,身体和精神同时得到一股满足感和征服感。  于是我穿着和我身材不匹配的宽大外衣,和背着女儿的潘丽,一同告别姐妹俩待了十几年的房子,踏上了前往回家的路途。  ……  夜幕下。  由于晓风的身体娇小,宽大的衣服,完全包裹住了她的躯体,另她的头深深埋在我的怀裏。  路边的人们只看到一个穿风衣的帅小伙,双手捧着个大肚子,身体歪歪扭扭的从身边走过,丝毫没发现有什麽异常。  他们猜到,估计是喝多了,走路才会如此奇葩。  但他们并不知道,身体的异样是来源于少年衣服内,藏了一个嘴角、下体都流着液体,口中正娇喘连连的小萝莉,她的下身因爲我每走一步而牵动着老二一次次撞击她的花心,使得子宫壁更加的收缩紧致,死死的卡住我的龟头。  一路上,快感一直常驻在我和晓雨的脑海中,我不知道总共射了多少次,晓雨又高潮了多少次。  ……  到家了。  我打开家门,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裏,命令潘丽帮我和晓雪脱光衣服后,就直接懒洋洋的钻进被窝,躺在了床上。  至于原先藏在衣服裏面,早已裹着睡去的晓雨,依然保持着原样,好让我继续享受娇小的身躯所给我带来的肢体上的触感,以及老二时刻被肉壁包裹住的快感,而她在我大脑中早已被定义爲我的专属软垫。晓雪则是抱枕。  想罢,我身体本能的耸动了几下,使得晓雨熟睡中发出悦耳的哼哼声,之后累的动不了了便抱着晓雪进入了梦乡。  阳光透过纱窗的一角,倾泻在床上,明亮的房间内散发出淫蕩的气息。  「唔……好舒服啊!」我在睡梦中被快感惊醒。  低头一看,原来是晓雪正将头埋在我的胯下,时不时的舔弄着我的老二根部和阴囊。  而更诡异的是我的上身,遮盖住肚子的一部分空调被在上下起伏,胸前还有个高高的隆起,时不时的传出几道喘气声。  如果有人看见床上的这幅模样,肯定会很奇怪。但我却是幸福的笑了笑。  昨天在我的能力操控下,设定了每天早上7点锺两姐妹会準时以伺候我老二的形式将我叫醒,看来现在已经是七点了。  不过令我没想到的是,藏在被子裏的小萝莉晓雨竟然这麽「贪吃」,一大早就迫不及待想让我喂她下面的小嘴,所以才出现了诡异的一幕。  看着如此和谐的画面,我忍不住右手伸进衣内拍了拍晓雨的头,左手摸了摸晓雪红润的脸蛋,然后给了她们心目中最渴望的奖励——将浓稠的精华尽数射在了晓雨的骚穴内,但她的子宫早已在昨天的喂食中被精液所充满,所以根本容纳不下如此多的精液,多出的精液便顺着我的老二根部流了出来,这时的晓雪赶紧吐出舌头,一点一滴的将精液刮入自己的嘴裏,像吃美食一样品尝起来。  等到她舔干净之后,我便带着姐妹俩去浴室,不过晓雨却始终挂在我身上不肯下来,双手抱着我的脖子,一对水汪汪的小眼睛好奇的打量着这个新家。  从昨天下午快活到现在,三人身上到处有精液的痕迹,还有剧烈活动分泌出的汗水,难受的我当然要先个洗澡,顺便和姐妹俩来个鸳鸯浴。  将浴缸全部放满温度适宜的热水后,我便让晓雪解开了身上的布条,小巧玲珑的身体顿时暴露在眼前,虽然之前看过很多次,但不得不说,这画面真他妈美,让人流连忘返,晓雪的身体也一样,不停的在激发我心中的兽欲。  「啵」  当我将老二从晓雨的骚穴裏拔出来时,由于长时间的挤压而导致阴道内发出一声脆响,没有了老二堵塞子宫口,瞬间有白色液体流出,但更多的子子孙孙则是去往了它该去的地方。  「呀!哥哥你怎麽拔出来了,不行,不行,我就要哥哥放在裏面啦,因爲那样很舒服嘛!」  看着晓雨摇晃着小脑袋,一脸不情愿的对我撒起娇来,我只能在晓雪面前尴尬的笑了笑。  然后在我的保证下,晓雨才肯乖乖的从我身上下来,跃进浴缸裏。  在姐妹俩用身体爲我擦洗的过程中,我又公平的在晓雪的骚逼内射了一发,引来晓雨的强烈不满,但还是安分的洗完了澡。  等我们三人披着浴巾出来时,明显感觉舒服多了,不管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无比清爽。  接着我们来到了客厅,见到了正在做早饭的潘丽,这时的我兴致大发,打算吃完早饭后好好品尝一下这位人妻肉体的滋味。  吃饭的过程中,晓雨吵着非要坐在我的大腿上才肯安安静静的吃饭,这导致她吃饭时双手从开始就一直在颤抖,甚至不时的还会发出「啊」的一声,最后在潘丽的批评下不得不闭紧牙关,让一旁的晓雪看得无比羡慕。  等吃完,我便让晓雨找她的姐姐玩去,而自己则走向厕所,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领域,对母女的意识做出一番调整和修改,肆意的玩弄在股掌之间。  不多时,卫生间外响起脚步声,我一听顿时知道正戏要来了。  「咚咚咚,有人吗,谁在裏面?」站在外面的人不确定的问到,说话的语气有点急促。  「有,我在裏面。」我沖着外面应了一声。  「啊,原来是小风啊,你快好了吗,阿姨现在有点急。」不用她说我已经知道来者是谁,显然她之所以这麽急是因爲我利用能力加速了她的排尿。  「那个阿姨,我现在好像有点便秘,怎麽都尿不出来,再等会行不行。」我故意拖延时间,实际上我根本没有任何尿意和便意。  「这样啊,可是阿姨真的快忍不住了,咦对了,阿姨知道一种专治便秘的有效方法,要不帮你治治?」潘丽急的都快站不稳了,但突然想到什麽,顿时变得一脸兴奋。  「真的?那阿姨你快帮我治治。」随着滋的一声,卫生间的门被我打开,顿时露出下半身一丝不挂的我,惹的潘丽一阵不自然,总觉得不对劲,但潜意识裏却在不停的劝自己说这很正常。  「阿姨,阿姨,需要我怎麽配合。」疑惑的声音传入潘丽的耳朵裏,将她从发呆状态拉了回来,她暗恼自己在想什麽乱七八糟的,现在当务之急是帮小风治疗,然后自己好上厕所。  于是她脱下自己的牛仔裤和上衣,身上只留一条蕾丝内裤,走到我的跟前,然后温柔的坐在我的大腿上,隔着发丝一股清香传来,令我心神蕩漾。  「小风準备好了吗,我要开始治疗喽!」说话间潘丽开始用美腿根部夹住我的肉棒,隔着肉裤在嫩滑的双腿之间来回摩擦。  我内心暗爽,下身用力往上一顶,惹得潘丽发出惊呼声,但她很快意识到这裏是别人的家,在别人家裏不能大叫,于是她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以免发出不雅的声音。  然而就在她松了一口气时,下身尿意突然变得更加强烈,一下子差点失禁,她赶紧夹紧双腿,身爲客人的她,是绝对不能在屋主人面前尿尿的,况且现在别人还等着自己治疗呢,潘丽在心中给自己打气。  「在坚持一下,只要让小风尿出来,我就能解放尿意了。」潘丽始终相信这样摩擦可以让我尿出来,于是身体又慢慢蠕动起来,在裏外双重刺激下,蜜穴裏不断流出大量的蜜汁,老二明显能感觉到她的内裤浸湿了一大片。  我找準机会,忽然把潘丽的内裤往边上一扒,刚好肉棒对準了那微微张开的潮湿洞穴,此时的潘丽还未反应过来,结果她着急的往后一缩,胯下早已怒挺的凶兽便探了进去,不费吹灰之力的深入了阴道深处。  在我插进去的瞬间,潘丽的身体剧烈的抖动起来,同时张大嘴巴惊呼:「啊……不……不行……要尿了……要出来了……」  「阿姨,我还没尿呢,你再坚持一会。」我带着恶趣味的语气说道,待稍微适应蜜穴的大小深浅后,便用双手托起潘丽的臀部,开始用力抽插她的蜜穴,任凭潘丽如何喊叫,我都不爲所动。  在如此猛烈的沖击下,潘丽努力的控制自己不尿出来,然而她越是强忍住尿意,阴道越是紧凑,越是活跃,就好像要活生生将身体内的异物给绞断一般,子宫内壁甚至都开始出现痉挛,这可把我给爽翻了,处于尿急状态的蜜穴就是不一样。  不得不说,潘丽的蜜穴很是诱人,那种紧致幽深柔软的触感比起她的女儿毫不逊色,各有千秋。  在我的不断刺激之下,她终于还是失禁了,一股淫水夹杂着尿液从两人的交合处喷涌而出,画面要多淫乱就有多淫乱。  此时,潘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刚才喷尿的一瞬间,快把她给羞死。  「那个,刚才真不好意思,把你的下面给弄髒了。」她忐忑的祈求我的原谅,我笑了笑表示并不在意,不如说他刚才喷尿的一瞬间真的很爽。  见我并没有责怪她,她顿时松了口气,同时心裏暗想自己一定要补偿小风,于是主动的扭起腰部,卖力的想要让我尿出来。  我还没爽够呢,怎麽可能让她如意。我让她起身用双手撑着马桶换个姿势,然后我再次从后面用力的往前一挺,如一只穿云箭般突破了子宫口,一举拿下了阴道的半壁江山。  试了几个新姿势,潘丽体力渐渐跟不上,最后只能我亲自出马,将她的双手双脚固定在我身上,在能力的加持下毫不费力的顶的潘丽飞起,每一下都插入子宫,插的潘丽最后喉咙都哑了,嘴裏不停的喊:我不行了,不行了。  要知道潘丽的蜜穴已经很久没被宠幸过了,如今还保持着活力和弹性,所以即使干了很久也依然很有味。  此时,对着卫生间啪啪了这麽久,终究是有些乏味,于是我便抱着潘丽来到了客厅。  刚好姐妹两正在看电视,晓雨见我的老二在她妈妈的体内不断抽插,误以爲是妈妈也饿了,所以在用下面的小嘴吃棒子糖和牛奶,于是不开心的嚷嚷道:「妈妈好狡猾,竟然在偷吃,我也想吃嘛。」  缓过神来的潘丽见女儿眼神直直的盯着交合处,便用断断续续的声音解释道:「妈妈不是……在偷吃……而是在帮……帮哥哥治疗。」  明白真相后,晓雨在晓雪的嘲笑声中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到电视上。  我自顾自的开始在客厅转悠,一会在厨房进行活塞式运动,一会儿又坐在姐妹中间跌宕起伏,一会儿又站在阳台上享受阳光和阴道的温暖……  等我将屋子全部走上了一遭后,才停下脚步,伴随着潘丽高潮的再次来临,将新鲜而又浓厚的精液注入了她的子宫之中,这时的潘丽已经累的瘫软在我身上,伴随着精液沖击子宫内壁,全身都痉挛起来。嘴裏还喊着:终于尿出来了,终于尿出来了的胡话,估计之后要睡很久才能恢複精神吧。  将身上洁白如玉的肉体放在床上后,我伸了个懒腰,不打算继续玩姐妹俩,而是想要出去走走,毕竟今天是星期六,多好的一个周末,可不能就这样浪费。  今天星期六,早上将晓雪、晓雨还有潘丽阿姨全部喂饱后,我独自一人离开了家,去外面散散步,顺便猎豔一番。  我的家就在市中心,走几步路便到了街上,远处车水马龙,顺着人流,我坐上了一辆前往万达广场的公交车。  当然,不老实的我一上车就东看西看,想要物色一个漂亮的妹子来玩一玩。  就在车到了站点停下来时,一个令我眼前一亮的女孩上了车。  她身穿纯蓝色并且印有爱心图案的露肩短袖,腿上套着一双洁白的丝袜,一头黑色的发丝就那样披散在胸前,脸上还时不时的浮现出可爱的小酒窝,美丽到仿佛是从二次元裏走出来的少女,只不过此时她走路摇摇晃晃,好似随时都能睡着一般,明显是熬夜所致。  一路磕磕绊绊走到车尾,令车上不少男性都多看了两眼。  只不过少女恰巧刚好走到了我的面前时,一不小心摔了一跤,幸好被我扶着,不然就倒地上了。  少女感谢了一下,便又闭上眼睛,似乎是太累了,想要在车上小憩一会。  这时我已经开啓了领域,对方圆一百米内做出了设定和修改,至于车上的乘客则有幸成爲了今天的观衆。  「美女,你叫什麽名字?」我将脸靠近后,跟少女打了个招呼。  「嗯?我叫何颖。」少女似被我吵醒,露出不悦的表情,并用疑惑的眼神看向我,好像在问有什麽事吗。  「没事没事,只是我看你有点累了,所以想问你需不需要靠在我身上睡一会,当然有我我扶着你,如何?」我好心的劝道。  「不好吧,那样你多辛苦。」少女本能的拒绝,觉得才刚认识就这样亲密不好,而且她也不喜欢麻烦别人。  「可是,如果你不靠着我的话,很容易摔倒的,万一撞到人了怎麽办。」何颖见我是真心的想要帮助他,便低头思考了会,再说这样真的很不安全,同时眼前的少年刚才也帮过她,她潜意识裏认爲少年是个大好人。  「那好吧,真是麻烦你了,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麽呢。」何颖歪着头笑了笑,顿时出现两个可爱的酒窝。  「我叫陆风。」说完名字后,我也笑了,只不过我的笑容是那麽的邪恶。  就在我说完名字之后,何颖的身子轻巧的靠了过来,直接躺在了我的胸口,头也顺势枕在了肩头上,并说了句车到万达广场后叫醒我。  这时我一脸愕然,之前张开领域也只是起到了引导和催眠作用,没想到这会儿何颖的警惕性这麽差,而且还这麽开放。  我嘿嘿一笑,心裏想管那麽多干啥,长路漫漫,美女作伴,岂不美哉。  不一会儿,何颖睡着了,鼻子呼出的气体打在我的脖子上,令我心情激动。  这次我并没有直接控制何颖,而是略微让她神经和感知变得模糊,想看看,她会有什麽反应。  车停了,中途又上来很多乘客,将我俩挤的紧紧贴在了一起,我的手也开始动了,先是从下面伸进了何颖的衣服裏面,摸到了胸罩,然后轻轻的解开了它,顿时两只小白兔跳了出来,只不过眼睛看不到有点可惜。  我一把攀上她的乳峰,慢慢揉捏,不时的还会揪一下两颗小樱桃,渐渐的何颖的呼吸有些不顺畅,脸色也有点泛红。  等右手摸了个够,我继续往下摸索,摸到了牛仔裤,停留在何颖的裆部,我兴奋道这裏才是正菜。  「刺啦。」毫不费力之下,我拉开了她裤子的拉链,非常大胆的将手伸了进去,立马触摸到带有体温的内裤,再轻轻将内裤的一角往边上一拉,并用能力固定住,如此,何颖的私密处暴露在了空气中,任我宰割。  我伸出一根手指,在绝妙的两片大阴唇上来回摩擦,一会儿捕捉到一颗小豆豆,一会儿又探险般深入其内,过程中所带来的刺激使得何颖呼吸急促,大腿不自觉的夹紧我的小腿。  等一切準备工作做好后,我拉开自己的拉链,顿时早已等候多时的老二窜了出来,一下子直接打在何颖的肚子上,分泌出黏液。然后我偏偏往后一退,老二便自行找到了入口,直挺挺的抵在了阴户中间的细缝上。  我侧头看了看何颖的脸庞,还是一副熟睡的模样,这更加激发了我心中的恶趣味,于是我抱着她的臀部,双手和腰部同时发力,噗的一声,老二顺利的刺破了一层屏障,进入了阴道内部,伴随着啊的一声,强大挤压感差点让我缴械投降。  但何颖依旧没醒,只是皱起了眉毛,表情有点扭曲,同时嘴裏喘着粗气。显然是刚才的一瞬间令她非常的难受,身体控制不住的做出反应。  我抚摸着她的背部,过了好一会何颖的状态才有所好转,只不过她做梦都想不到自己已经失去了处女膜,正在被一个少年侵犯。  慢慢的,我开始尝试把老二往后拔,结果发现她的阴道咬的太紧了,死都不肯放嘴,只能一次一次抽动,来回数次才拔出来,引起何颖一阵疼痛。  「我来喽。」我凑在何颖的耳边悄悄的说道。然后下体开始来回抽插,老二渐渐迷失在温暖的肉穴中无法自拔。  「嗯……啊……」在我插的正兴起时,何颖不自觉的发出呻吟声,声音回蕩在车内,配合着两人下体的交击,淫蕩之极。  突然,因爲路面不平,车子一个震动,在座的都被震的东倒西歪,怀中的何颖也瞬间脸色发白,仿佛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因爲就在车子震动的那一刻,我的老二借助重力的落差,意外的捅进了子宫内壁,抵在一团软肉上。  车来到坑洼处,别人都是难受,而我则是一种享受,因爲每一次震动,龟头都会深深的刺入花蕾,在花蕊上烙下一个深深的印记。  或许是老天都在帮我,自开过某一站后,路面一直都是坑洼不平的小石路,这让我连续爽到了极点,不用我动,老二都能随着身体的皮肤自己插进又插出。  而在这场颠婆之旅下,何颖也渐渐开始享受起来,源源不断的快感同样使她身子忍不住打颤,嘴角甚至流出津液,同时隔着两层布还能清晰感受到,她的心正扑通扑通快速跳动,都快要随着节奏跳出来了。  又过了一站,人终于少了起来,我也有点累了,就找到一个靠窗的位置,抱着何颖做了下来。  不得不说何颖真的很敏感,就是在我坐下的那一瞬间,也刺激的她身体和肉穴一阵痉挛,本来就很紧的阴道内壁又开始剧烈收缩,不过这更加便宜了我。  面对如此漂亮的美女,我向来不手软,一手扶着何颖的背部,一手托着她的屁屁,在一阵颠簸中,下体仿佛化作了打桩机一般,一打一个深,一打一个準,操的怀裏的软妹不要不要的,估计她若是醒着,肯定都爽翻天了吧。  过了一会,感觉两只手在剧烈运动下变得有点酸痛,而且又不能玩弄她的奶子,这就让我内心有些不满足。  我舔了舔何颖嘴角的津液,突然想到一个好办法,也许能行,当然并没有打算动用能力,那样就太无趣了。  关上窗户,我一把掀起自己的衣服,然后往何颖的头上一罩,好让她的头伸进我的衣服裏面,接下来就像平时穿衣服一样,何颖的头直接穿过我的衣领,双手从后面环抱住我的脖子,从外面看上去,两个人正穿着同一件上衣抱在一起,模样怪异。  等接着将何颖的上衣脱光后,她就像是一个精致美丽的性玩偶般,被我裹在怀裏,坐在我的老二上,成爲了我暂时发泄欲望的工具。  于是我一手掌握一个富有弹性的小巧乳房,感受着它们的形状大小温度,同时股间一根棍子在黑暗幽深的肉穴中来回驰骋,如此舒适的按摩服务,令我流连忘返,仿佛忘记了一切,脑海中只留下快感和何颖肉体的滋味。  每当车开到颠簸处时,何颖的身体都会飞起一段高度,而后又落下,被老二稳稳的接住,每当她的身子因爲没有支撑而往周围仰倒时,都会被衣服给拉回来,就这样往複循环,直把我刺激的数次想要射精,但想想离终点站还有一段距离便忍住了,不过何颖就不行了,在颠簸中高潮了数次,每一次都把两人的衣服都浸湿了,还好有能力烘干,于是裤子就这样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我乐的清閑。  渐渐的半小时,一小时过去,车终于到终点站,门一开不一会人就下光了,只剩我俩。  我替何颖穿好衣服,抱着她走下了公交车,见她依然没有醒便解开她的沈睡并对她的常识又修改一番后,将她猛地往上一抛,由于重力的作用,何颖狠狠的坐在了我的老二上,老二顺势进入到了子宫深处,顿时浓浓的精液像子弹一样尽数射在子宫壁上,毫无保留。  这一瞬间的强烈刺激,使得何颖一下子整个人都惊醒了,她先是揉了揉双眼,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然后满是疑惑的看了下周围,发现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唔……到了吗,我怎麽感觉睡了很久,还有下面怎麽会这麽舒服、这麽火热,好像有什麽东西一直在灌入我的体内。」  感觉到肚子的肿胀隆起,何颖终于才发现有一根棍子插入了下体,还不停的往尿尿的地方喷射带有灼热温度的浓稠液体,满满的很是舒服。  她伸手摸了摸肚子,在肚脐眼那裏很明显有一个突起部位,接着又看了下自己的样子,不明白两人爲什麽会连在一起,而且还是以如此羞耻的姿势盘在别人的身上。  刹那间,何颖仿佛想明白什麽,伸手敲了下脑袋,暗恼自己真是傻。  「那个……陆风非常谢谢你,真是麻烦你啦,要不是你用那根棒子固定住我的身体,估计我又要摔倒几次了,当然还要感谢你替我按摩了一个多小时,不得不说真的很舒服,搞的我现在神清气爽,一点困意都没有了。」何颖高兴的说道,同时也有点不好意思麻烦了人家那麽久。  「没事没事,帮助美女是我应该做的事情,更何况你的肉穴是那麽的极品,是如此完美的容器,要是错过就更可惜了。」  我一边说着,一边拔出老二将何颖放了下来,只不过两只脚刚沾地的她,因爲身子被操了那麽久,明显有些站不稳,直接又倒在了我怀裏,过了好一会才能走路,就是两只脚走路时岔的有点开。  「加个qq吧,下次方便再见!」临走时何颖不忘说道,似乎还很留念我的老二插进她体内的感觉。  回了一句后,我又继续去猎豔了。